2005年應邀參與印尼雅加達國際爪哇爵士音樂節(International Java Jazz Festival)
影像記錄與隨筆


文/
謝啟彬.張凱雅(Chi-pin & Kai-ya)


 

農曆年前,收到外交部亞太司的邀請,會同文建會的襄助,促成了啟彬與凱雅的二重奏能十分榮幸地代表中華民國台灣,前往印尼雅加達參與首屆的國際爪哇爵士音樂節,並在外交部及駐印尼代表處的居中協商奔走之下,順利演出兩場。啟彬與凱雅因於歐洲留學多年,曾密集參與各項爵士樂盛會,自然亦抱著觀察同為亞洲國家的印尼,如何完成此項大型爵士盛會的進行的心態參與盛會。同行的,還有國內的變形蟲爵士樂團四人組。完整的音樂節是三月4、5、6三天,然而因我們4日晚間在台大迴廊的「重返迴廊」音樂會早已敲定,自認無法辜負許多國內樂迷長達七個月的等待,因此,我們隔日一大早才出發,預備參與第二天與第三天的週末演出場次。

清晨九點,華航的A300空中巴士,帶著我們飛過赤道,來到南半球的印尼首都雅加達,彼時台灣正是一波波的寒流來襲,突然要準備夏季服裝,反而格外輕鬆。中正機場起飛前,還因有乘客急性病發作,而延誤了起飛時間,終於,歷經了五個多小時,我們抵達了雅加達,現場有音樂節的工作人員及我國駐印尼代表處的接待人員等候著我們,並以專車接往希爾頓飯店下榻,也旋即展開準備工作。

基本上因與荷蘭的密切關係,爪哇爵士音樂節的節目製作
人與荷蘭海牙聞名的北海國際爵士音樂節皆為Paul Dankmeyer,所以在舞台的設計、串場、形式、動線、宣傳品上可以說是似曾相識。主要的明星藝人,使用了最大型的場地,較為二線的爵士樂手與本地樂手,則規劃於中小型舞台演出,整個國際會議中心,就由不同的舞台輪流奏樂,聲音此起彼落,營造熱鬧氣氛。啟彬與凱雅的二重奏兩天演出在不同舞台,曲目也依照慣例,場場變化,主辦單位給我們的時間,是每場一小時,兩場演出,堪稱順利,也結識了一些樂迷與樂手朋友、幕後工作人員等,這可說是此行最大的收穫之一。

首度舉辦,卡司卻不小,而且多少因應到流行市場,邀請的樂手,是比較爵士相關延伸(Relevant)的,譬如Fusion、Funk、Soul、Bossa Nova類型中的佼佼者,想當然爾的,黑人樂手也就特別多,這也是比較新辦的爵士音樂節往往司空見慣的現象,用黑人人海戰術來拉近觀眾跟爵士樂之間的距離。然而這種說法並無貶抑之意,這些節目都算是高水準的製作,也都蠻有賣點。請參考
主辦單位官方網站的節目表,便能略知一二。

我們的停留時間與演出時段,使得我們不能像以前逛北海爵士音樂節一樣,單純當個聽眾就好,因此只好盡量都去蜻蜓點水一番,而一些攤位也是能消磨時間之處。唯一比較沒辦法撐下去的是印尼人抽煙抽得凶,在音樂會廳所裡頭雖然是禁煙的,但散場出來大夥就開始抽個不停,但因為還是在會議中心裡頭,所以整個大廳或是行進空間,仍舊是煙霧瀰漫,較難久留。不過,整體上它就是一個縮小版的
北海爵士音樂節,很多似曾相識之處倒也令我們兩人會心一笑。

當時印尼是雨季的開始,星期六晚上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也造成了會議中心附近嚴重塞車。值得觀察的是印尼人的民族性,似乎頗能隨遇而安,同樣的狀況在台北,早就有交警氣急敗壞地在指揮調度,或是有駕駛會猛按喇叭,甚至大打出手,但是印尼人卻能不急不徐地任其「自然排解」,也不去擔憂或是積極處理,是好是壞?見仁見智囉﹗至少當時在區間車上快遲到的我們是蠻急的啦…

不過話說回來,第一次舉辦就把層次升到國際級,還是蠻厲害的,縱然有很多節目調度上的小瑕疵,但至少在後勤的支援跟整體節目的效果上,還是都順暢運轉著,況且,爵士樂的演出,會有狀況可說是家常便飯了吧?只要能順利上台順利結束,基本上任何事都是能迎刃而解的。聽說2006年主辦單位還是要邀請更多主流市場的寵兒,贊助商找得著,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該如何讓音樂節有更多值得留念的時刻,是我個人覺得可以再更好的。

印尼人的習樂年齡下降,也是一件頗為可怕的事,很多我們見到已經具備成熟聲響,而且擺脫作場團味道的當地爵士樂團,樂手年齡都很輕,實力卻都非同小可,讓他們繼續發展下去,本土爵士樂的聲音應該會蠻堅實的吧?當然,現代爵士、融合爵士樂的興盛,跟強調樂手的技術本位很有關連,可是至少他們能生存,有聽眾會支持這樣的爵士樂,心胸上也就能開闊些了﹗

三月7日晚上,帶著林代表致贈的爪哇咖啡,我們回到了台灣,在此再度感謝外交部亞太司的劉嘉平先生、我國駐印尼代表處的林永樂代表、胡添才秘書、陳賢維先生的各項協助與照應,讓我們平安出門、快樂回家,希望我們的演出已為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發聲,也期待下次的相見。

嗯…接下來,就等
迪迪傑克森(D.D. Jackson)來家裡彩排時,煮一壺香濃的爪哇咖啡給他喝吧﹗


相片記錄精選與雜記

圖一︰會場外大幅懸掛的布旗,我們途經之地也都見到很多宣傳物
 

圖二︰雅加達國際會議中心(Jakarta Convention Center)等同於台灣的世貿,也因此,它在規劃的形式與動線上真的與荷蘭海牙北海爵士音樂節一樣,三天內在大大小小的廳都有舞台或音樂會舉行著。
 

圖三︰我們下榻的旅館—希爾頓飯店(Hilton Hotel),就在國際會議中心對面,幾乎所有的音樂家都住這裡,所以每天吃飯時間就是交誼時間。我國代表處接待人員為了安全考量,也都建議我們盡量待在旅館內,恰好我們待的天數也短,因此主要也只在會議中心與旅館兩地來回而已,未曾深入雅加達市區。
 

圖四︰我們三月5日抵達,第一晚10:30PM開演的Kasuari Lounge,位於地下一樓,因為是天井式的設計,所以這一場演出其他團的聲音干擾多,不過我們仍奮力演出。我國駐印尼代表林永樂先生及胡添才秘書,皆到場聆賞,而這場我們也交了朋友—同場地前一團團長,來自荷蘭的女小號手Saskia Laroo與她的美國黑人鍵盤手先生Warren Byrd,很喜歡我們的演出,不斷地於台下喝采叫好,演出完畢後並主動趨前致意,接下來一兩天我們便結為好友。
 

圖五︰第二天(三月6日)晚上八點演出的第二場,位於大門入口左側的Stage 1,場地就好很多,也因人潮來往頻繁,凝聚了不少注意力。整體的設計為一個大廳三個舞台接力式演出,所以也容易帶起氣氛。值得一提的是PA工作人員素質都不錯,搭配起來也頗為愉快,據聞他們都是印尼的MTV調派過來的。
 

圖六︰Saskia Laroo樂團偏向Jazz-Funk風的精彩演出,後來愈聊才發覺,彼此共同在荷蘭認識的樂手朋友還真不少。
 

圖七︰星期日跟我們同舞台前後演出的KuiKui樂團,這團令我們大為驚艷!當天早上我們去看彩排,音樂風格有點像Mahavishnu Orchestra,很多繁雜的複節奏,搭配印尼傳統的甘美朗樂器,張力十足、非常之棒﹗最恐怖的是表現傑出的小提琴手才二十歲不到,而鼓手,竟然只有十歲……
 

圖八︰這就是甘美朗樂器,Kuikui這個團我們很想買他們的專輯,但是他們還沒錄,目前還在表演巡迴階段,感覺有點遺憾,實在是很有趣的音樂呀﹗
 

圖九︰絕不是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但是整體觀來,印尼的爵士樂水準,還是比台灣高,圖中這位小朋友,是Zefa樂團的鋼琴手,做起Standards已經是有模有樣,該有的基本功都有—Voicing、Vocabulary、Rhythm,他的年紀……十歲﹗後面那四位大哥,就是MTV調來的音控。
 

圖十︰會議中心內最大表演場地準備一景,最後一晚壓軸好戲James Brown,就在此地演出。
 

圖十一︰會議中心內最大表演場地之觀眾席一景,James Brown音樂會時上面都坐滿了。
 

圖十二︰演唱會等級的音控、燈光等等。
 

圖十三︰Jam,es Brown本尊及當晚超high演出。
 

圖十四︰基本上如果你看過James Brown的Live DVD,其實模式都一模一樣︰同樣的主持人、樂手、橋段、妖嬌的合音天使、辣妹舞群…但是,還是很好看的﹗
 

圖十五︰James Brown已經是阿公級的了,所以大部分時間,還是交給專屬樂團Soul General來秀,舞台正中央的長髮Keyboard手,似乎是特別客串的印尼樂手。而圖中這位樂手所拿的,別懷疑,是Tenor Sax﹗他大概有150公斤重,我們七日搭機回台灣時,專屬樂團所有樂手也與我們同機到台北轉機,這位薩克斯風手坐在我前面,就像一座山一樣。
 

圖十六︰James Brown Live的爆滿觀眾席。
 

圖十七︰吉他手Vinny Valentino充滿Groovy勁道的精彩演出。
 

圖十八︰其中一個演出場地,搭成像涼亭一般,中間有樂團,周圍可以吃東西、電腦上網等等。
 

圖十九︰George Duke的大師班講座。他談到了很多即興的撇步,終究是一句話—即興是有邏輯的,動機是需要發展的。
 

圖二十︰George Duke在鋼琴前示範他講的內容,有趣的是他刻意模仿了Herbie Hancock與Chick Corea常見的手法,並且說︰「我也可以做得到,但我有我自己的風格﹗」,不管如何,見到大師,實在蠻高興,他每天在飯店餐廳吃飯時,龐大的身軀一個人要佔掉兩個位子。
 

圖二十一︰JJF的海報格式,真的跟北海是一樣的,都是黑白照,之前海報還要用買的,後來根本就丟在地上任人撿拾。
 

圖二十二︰美工看板前留影。
 

圖二十三︰帶了一些自己的專輯去賣,所以特地照相留念。
 

圖二十四︰音樂節最需要的就是樂器,這是會議中心一隅,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打擊樂器。
 

圖二十五︰其實在希爾頓飯店與會議中心之間有條長長的地下通道,往來大概只要十分鐘。不過路面上也有區間車,帶樂器的坐車比較好,只是星期六晚上遇到下大雨又塞車,區間車開到對面竟然花了一個小時﹗
 

圖二十六︰此次音樂節的主要連絡人Linda Leong,她其實是新加坡人,會講華語,在我們協調第一晚音樂演出安排時,她是我們的主要窗口,Linda雖然蠻累的,但是對我們兩人還蠻好的。
 

圖二十七︰在希爾頓飯店大廳的大會報到處,負責的組長是Benny,所有樂手的接送、當日行程班表,隨行工作人員調度等,都在這裡處理。鏡頭左邊揹黑色包包的,即是這次負責在印尼照顧我們的代表處胡添才秘書。
 

圖二十八︰分配到的旅館房間,很不錯,是五星級的旅館呀﹗吃飯時間外肚子餓了,也有Room Service,兩晚下來我看外頭堆積的碗盤,感覺很多人點,主要可能也是如代表處人員說的,怕街上的食物不衛生吧?
 

圖二十九︰本屆爵士音樂節的延伸活動—部份應邀前來的音樂家與團體,在音樂節結束後,還到印尼境內各大校園去推廣演出,主辦單位算蠻有心的。
 

圖三十︰印尼是車輛靠左線道而駕駛右駕的,所以剛開始覺得頗為新鮮。
 

圖三十一︰然而往返機場的路上,都是塞塞塞﹗印尼的高速公路一點也不高速,收費站也特別多。圖中看到的是印尼兩種計程車,比較高檔的是銀鳥(Silver Bird),大眾些的是藍鳥(Blue Bird),然而我們停留在雅加達的時間太短了,根本也沒有逛逛市區的機會。
 

圖三十二︰公車行駛時,車門是開著的。聽說在人多時,車頂上也會載人,是真的嗎?
 

圖三十三︰路途中經過的百貨公司一瞥。
 

圖三十四︰雅加達的城市景觀,即是傳統與現代交織。
 

圖三十五︰紅色磚瓦的傳統房屋,蠻漂亮的。
 

圖三十六︰機場出來後看到的雕像一號。
 

圖三十七︰機場出來後看到的雕像二號。
 

圖三十八︰印尼是在南半球,也是熱帶性氣候,圖片中見到的,是芭蕉樹。
 

圖三十九︰在印尼看到蠻有趣的造型—輕型速克達的車身,卻往往配上DT越野車的外殼。
 

圖四十︰機場免稅店裡看到的手工鼓,不貴,買了一個給啟邦,一個給嘉嘉。台灣遊客去印尼,大部分是往渡假勝地巴里島居多,首都雅加達似乎比較少人安排行程。
 

圖四十一︰這個活動帶有官方色彩,所以當地報紙媒體也都給予大幅度報導。
 

             

圖四十二︰購買的兩張印尼爵士樂相關專輯。
 

             

圖四十三︰購買的兩張進口爵士樂相關專輯。不過在印尼我有觀察到跟台壓版一樣,也有「印壓版」的出現,價格就會便宜的多。